来日相见。

很久前写下的字 像是消失在水中

2013年7.16凌晨写给S. 壹 北方入夏的第一场大雨混沌的午后是饱睡得人不易分明的惨淡景象,手机放在手边,突兀的响起,我对突如其来的事情向来不抱有好感,电话那边你刚刚午睡后的模糊声响:报完了 满洲里。我听到有刺入耳膜的尖锐声音像洪水般把你的声息吞没,随后你说了很多,可我听到的只是无穷尽的那不甚悦耳的回响还有你不间断的哀叹,像极了颟顸的妇人,你何时也变得这般老。 我一直想给你寄一封信。可是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我忘了诉说是怎样开头 忘了信的最后是如何落款 忘了你是你 忘了我到底是不是我。 苦于我怎样写都写不对 怎样说都说不好 还有我们彼此因了一点小事就将近半年的时光不再信任,加之高考压力种种,父女关系恶劣 渐渐与任何人破裂 几近抑郁 那段日子像是一个潜水者 深谙自身不识水性 却偏偏要往深水区游走 一腔孤勇的蛮力 贰 高考这一年过得心力交瘁,这是我无论如何不选择复读的原因,或者因为自己太懦弱太不堪一击 对自己的不足尚且没有正视之心 这一年的所有 几近躲藏 以退缩和让步作为前进的理由 活的躲藏 注定有一日你所有欠下的全部找到你的头上 我已经能够坦然 就比如 有一天晚上我工工整整的用钢笔字写下的高考败北 竟然一语成谶 因果轮回 没什么值得探明就里。 你记得那些让你我动容的往日么 你还记得我们沸反盈天的好日子么 你还记得那个最开始的我么 你还记得冬天的温度么 高考离校的最后一日你的座位空荡的让我心慌,我自己坐在教室最后的角落 看着他们拍照 拥抱 对话 欢乐 我像是个无关的人 这里的分别不属于我 这里的留念亦不收入我的囊中 三年物影渐淡 日影偏离 不过如此 高中三年以它作结 毕业照那日 阳光毒辣 我们明明都活的这般焦渴给我们的却永远更甚。 除了在你那里留了几张照片我几乎没有参与大家的留念仪式 我确实是有所避讳的 避讳人心叵测 避讳阿谀迎合 避讳人与人的含沙射影口蜜腹剑 就姑且让我写的这样不堪吧 如果现在你还觉得人与人何来如此怨怼如此狡黠 如果你觉得是我太绝望太阴暗 我不做辩护 有朝一日你回来找我说 那时日 你说的是这般入木三分 叁 高考败北似乎是意料之中的 得知分数那一刻 我竟如释重负 没关系 命运使然 不是你一人之力得以成全的 报考前的一天 我短信给你:希望命运能让我继续分享你的下一个四年 我明白知其不可 岁月定巘 无可奈何 这三年感谢你的坦荡 感谢你的包容 感谢你的分享 感谢你的生生不息 我怀念的是你说就这样走下去吧 我怀念的是沉默不语胜似喋喋不休 我一直记得 记得时光变迁曾有你为我转圜 后来的险滩急流我只能自己掌舵 祝你好运祝我好运 肆 我甚少与你谈及爱情 或者宁毋说是人与人的维系 你知道我向来对没有血缘关系的态度是绝望的 譬如 当我看到太多走马观花式的感情模式 当我看到太多的承诺只剩浮灰一把烟雾一炬 当我尚未涉足那情感的沼泽泥潭时 我已经太过绝望 它可怖到我宁愿全身而退 宁愿观看这多少千篇一律的悲喜做一个局外人 也誓死不做这悲苦的情人 以怨怼纠葛成为彼此折磨得借口 痛不欲生 至于你 经历种种建立 维持 憧憬 难忘 哭泣 破裂 悲痛 难堪 不忍之后仍旧不动声色的说 我愿意相信爱情 看你伤痕累累 看你旧情复燃 看你欢天喜地 看你世故圆滑 我是什么心情 原谅我在你经历这一切的时候我不曾给你任何的劝助 因了我在如何左右你也不可能感同身受 我们都要面临各自的鹰翔鹤舞 都要自己解各自的囹囵破自己的茧 今后 我的道路似乎艰难些 因了不懂得在感情的声色犬马中放纵 如果我成了薄情的人 没有人情 拒绝关怀 厌恶安慰与同情 活成了肉食酒籫的萧条女子 也请宽待我 涉及情爱定会衍生痛苦 我不愿苦痛 算作承诺 而你请一直永存赤子之心 这世界没有太多不成全 我一直希望你是好的 你只需记住这一点就以足够 伍 你知道我的野心 知道我的挣扎和反抗 我想成为的一天都不曾停止 我正在路上 那天问你:你觉得活着的意义 十年给我一个答案 你说为了理想即使死无葬身之地也是应当 我多爱你这袒露的内心 可你又承认不出五年你就会被生活磨砺的不知何种面目 也许会因为生之艰难而退却 不顾一切只是天真 我希望你为世俗妥协的那日 晚些到来 而我也希望自己 不泯初心 往事历历终虚化 一场闲愁罢了 陆 我会一直走下去。

评论(2)

© Z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