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相见。

开始察觉父亲的苍老 是在什么时候。 他不再咄咄逼人针锋相对 遇到事情心平气和沟通 少了凌厉的秉性。
早年间 我们是无法平静的坐下一起谈论某件事情 话不投机 像两颗随时爆发的弹药 两不相让。一个日渐苍老 一个日日成长。
如果所有的家庭都能很心酸 我是不是就觉得不那么痛苦。

童年经历太多离别,如今渐进麻木与冷酷。难得自己还心境柔软,最见不得分离惨痛的时刻 不然自己最先倒戈 痛哭的难以自持。这些都是谁给的。

不写字不记录行将就木。
我有很多时刻会觉得自己会怎么死。
觉得还是自杀来的决绝果断,不用拖累烦恼 生死在我的洒脱。

这是二零一五年的月末。

评论
热度(1)

© Z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