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相见。

日常.

节假日起的晚一起,清洗身体,头发、牙齿。 眼睛红肿还是带了隐形眼镜化了妆。 


昨日和同事聊至深夜,一见如故的人,说了很多话,深夜她开车回家,送至楼下,青岛的晚风还是有些凉意,电梯间碰到醉酒的男女,穿着摩登。 彼时已经凌晨一点。 


换了新公寓最近早高峰还是堵的让人奔溃。 看见开着车子的男男女女和坐在公交神情漠然的人,觉得到底还是戏谑的。


“周末夫妻”觉得这个词适合当下的关系。 


他发送孩子玩闹的短视频给我,年幼可爱的孩童,到底还是令人欣喜的,我夸赞可爱,他说自己的孩子无论如何还是欢喜的,就像他说,除了婚姻,我什么都可给你。 


这样的一瞬间。  


约了电影,发现今天是家人生日,我无论在他心中地位如何,在他的生活中,仍旧是家庭第一,我第二的。毋庸置疑。 


想抽烟的时候,发现已经完尽。什么时候对尼古丁开始痴迷。

觉得现在唯有物质可以满足我,成全我,让我开心。 


想留出一个愿望给我们彼此。 最后一个愿望: 赠送戒指。  


想佩戴他送的戒指,虽然知道这戒指没有婚约和誓言佐证。  


最近生活如常,除了换了新公寓,生活没有太多变动,已经不敢买小家具、厨房用品等等。害怕离开的时候是累赘,我觉得人的一生都是在慢慢做减法。 


最终尘归尘、土归土。 










评论

© Z . | Powered by LOFTER